最新地址 site-gb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一战骚妇

一战骚妇


一战骚妇

姬蒂莱莉今年十八岁,虽然刚生下了一个女儿,但还是十分青春可爱,一派娇嫩欲滴少女模样!她上年在家乡英国人伦敦偶遇一名俄国青年,二人瞬即恋上,不久姬蒂更有了孕,最后二人私奔!到了青年的故乡莫斯科,但无奈姬蒂丈夫薛达多被征为军医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!后来虽然军部每月均有补贴,但实太微薄,姬蒂母女根本不能在莫斯科城中生活,她只好搬往市郊,一个叫尤利的小村庄居住。她们在一幢三层高残旧公寓中租了一个一百尺左右的小房间,环境十分挤迫,二千尺的空间连房东住了五家人,徐了姬蒂其余四家都是年过半百的糟老头,他们对这青春美丽的长发英国少女十分的有兴趣,几乎每天都在言语和行为上骚扰她,更常偷看她洗澡和上篶所!她为了这些事情烦恼不已,但又无可奈可,只好哑忍!

  尤其那房东萨巴老伯,他年近八十,又矮又胖又脏,但见到姬蒂时却如惊为天人!常常藉故亲近,吃她豆腐,因为他是房东,姬蒂为没法子只好让他讨些便宜,摸摸乳、屁股,顶多再给他亲一亲!就此而已。但今天却不同了,姬蒂女儿最近常生病,令她两月都没钱交租。早上女儿尚未醒来,萨巴老伯把她叫到他的卧室,他叫姬蒂生在床边,他则坐在她旁边。

  姬蒂面有难色:「老伯请再给我一些时间,很快我就有钱给你了!」萨巴老伯一手已搂住姬蒂的纤腰:「两个月了!莱莉,我也没办法,你要搬走啦!」

  姬蒂哀求:「不!我女儿生病,我们不能没地方住的!请你帮帮忙吧!」萨巴老伯在她脸上亲了一下:「我们没什么关系,我怎帮你呀?除非你是我的情人,那就不同了,你说是吗?」

  姬蒂情急:「不,我是有丈夫的!不能做你的情人,如果被我丈夫知道了,怎办?」

  但是萨巴老伯已忍不住一手按在这少女的胸脯上:「怕什么?你不说、我不说,谁知道?况且你丈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!莱莉啊!你真的太美了!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这揦美的女人,你每天穿着这身薄薄的衣裙,把你的美好身段表露无遗,多么的性感啊!我呀!一把年纪了,但你来了之后,我脑海里全是你的身影。我、我真的好爱你啊!求求你!给我吧!」姬蒂本想推开他,但想想如果萨巴老伯真的把她赶走,那怎办?而且他那么多的赞美词语,她也太久没男人了,竟有些心动!也就不再挣扎了。萨巴老伯见姬蒂不语,又没反抗,知道她是答应了!心里立时高兴若狂,忙解开姬蒂连身裙上身的扭扣,掀起她里面穿的小背心,露出了少妇的雪白饱满乳房!萨巴老伯抽了口气,一双肥粗大手,握住了姬蒂双乳,慢慢的揉搓。

  萨巴老伯瞧得眼为不转:「噢!天哪!真是上帝的杰作!好美!好美的乳房!

  好白、好软,那么的雪白、那么的饱满!太美了!」姬蒂被他说得十分害羞,丈夫亦没有如此的赞美过她,令姬蒂不禁对这老伯有了好感。

  姬蒂红了脸:「唔…谢谢你的赞赏!萨巴老伯,姬蒂其实也没你说的这揦好。」萨巴老伯像小孩得到梦想的玩具般,揉得姬蒂双乳不断变形:「噢!太好了!

  只有比我的赞美更好啊!请问你?莱莉,我能不能赏赏你的乳房?我很想吸啜你那如红宝石般的乳头,我很想亲吻、舔你那软滑的乳房啊!可以吗?」姬蒂心里怦怦乱跳,她已被萨巴老伯揉搓得动了情:「噢…噢…老伯啊!吻吧!请你吻姬蒂的乳房吧!啊…老伯,姬蒂、姬蒂也想让你吸啜我的乳头啊!」萨巴老伯欢呼一声,肥厚的双唇在姬蒂的乳房上乱吻。黄澄澄的牙齿轻轻的咬着姬蒂的乳头。姬蒂闭上眼睛:「啊…噢…吻、吻我的乳房吧!请你别停下来啊!噢…噢…啜啊!请你啜姬蒂的乳头啊!请你用力啜啊!啊…啊…」萨巴老伯又舔又吻的,弄得姬蒂双乳湿淋淋,满是唾沫!他叫:「好香!莱莉你的乳房真的好香啊!噢!天呀!好滑、好软!真嫩!嫩的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的乳房!极品!我这辈子都没赏过这揦棒的乳房啊!噢!?这、这不是奶汁吗!上帝啊!真、真好喝!唔…好喝、好喝!啊…太棒了!」姬蒂抱着萨巴老伯的头:「老伯、老伯啊!噢…噢…你又不是婴儿,干嘛要喝我的奶水啊?噢…噢…你、你吸得太用力啦!别、别这样!你喝光了我的奶水,等下我用什么喂我女儿啊?噢…请、请你别喝光了,留一些给她呀!唔…啊…」萨巴老伯根本不理,拼命的吸、拼命的喝!姬蒂双乳的奶水都要被他吸光了。

  奶水被拼命吸啜的感觉,令姬蒂不住的喘着气!俏脸通红!玉手抱得萨巴老伯的头更紧,几乎整个乳房都塞进他嘴里!

  萨巴老伯边喝奶的时候,另一只手伸进姬蒂双腿之间,摸在她的阴部上,他立时感觉到她腿间三角地带,一片湿漉漉的!而且她的阴部胀卜卜的,隔着内裤也感觉到那浓密的毛发!令他腹部有如火烧一般,况且他那已数十年也没反应的阳具,现在竟如铁柱般坚硬!萨巴老伯再也忍不住了!把姬蒂按倒在床上,掀起她的长裙,一手撕烂她的内裤,自己长裤也不脱,急忙掏出阳具,立即便压在姬蒂身上,用手扶着阳具对准她的阴道,猛力全插了进去!

  姬蒂本在享受着乳房被吸啜的畅快感,忽然间萨巴老伯的粗暴举动,却吓了她一跳!刹那间,一根粗大阳具插入自已的阴道,她丈夫离开已久,她一直未有和男人亲热,突然要承受如此粗壮的阳具抽插,实在让她吃不消,姬蒂高叫:「啊!老伯、老伯啊!请、请你轻一点!喔…喔…我、我很久都没和男人来了…噢…噢…请你、请你慢一点!请你温柔一点!你要爱惜我啊!啊…啊…」萨巴老伯阳具插在那如处女般紧,又暖又湿的阴道,令他魂魄像飞上了云端!

  他吻着姬蒂的脸:「上帝啊!多谢您让我在这般年纪,还得到这如天使般的女人!

  噢!我的宝贝啊!你可真紧呢!紧得有如处女般的,你的丈夫很少和你做爱吗?

  嘿…请问你是我的家伙厉害、还是你丈夫的家伙厉害呢?」姬蒂心里正在惊叹这年过半百的老头,竟比自已年轻的丈夫还要精壮!她心想:「这老伯身上好大的异味!他都不洗澡吗?噢!他真胖!好重、要压死我了!

  这床好硬!弄得我背脊好痛!可是、可是为什么,我觉得如此兴奋?唔…好充实!

  他塞满了我的阴道,真好!真舒服!他的阳具比我丈夫的还要粗!太好了!

  啊!

  我是有丈夫的!为什这样的糟老头竟会令我情欲如此高涨?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人?难道我喜欢别的陌生男人做爱?」

  她心中乱想,却听得萨巴老伯如此说话,姬蒂不好意思,拍打他的肩膀:「你、你真是个坏老伯!已经在偷奸着别人的妻子,还、还说这种话来伤害他!

  噢…噢…啊…姬蒂丈夫也不错,只、只是你太厉害了、他也没你这般、粗、粗壮罢了。噢…天啊!你、你这老伯怎会这样厉害!喔…喔…我快要吃不消了、请你轻一点、慢一点吧!啊…啊…」

  萨巴老伯看着跨下的年轻美女媚眼半眯、娇美艳丽!此时她朱唇半张、轻声呻吟!感觉自已如回到年轻时代,力量无比澎湃汹涌!他全力冲刺一会,便把姬蒂半拉半抱起来,让她上半身趴在圆木餐桌上,双腿站在地上,丰臀高高跷起!

  这诱惑无比的姿势,淫荡性感之极!萨巴老伯的粗手爱抚着美白的肥臀,目瞪口呆,连连惊叹!

  姬蒂被他瞧得羞愧不已:「啊!老、老伯!别再看了!请你、请你快进来吧!

  请你快进入姬蒂的身体!」

  萨巴老伯也是急不及待,抓住丰臀,挺进那美妙的少女阴道,在这体位的帮助下,萨巴老伯插得更深入了,他那巨大的龟头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在姬蒂的子宫上!粗壮的阴茎把她穴里的爱液全挤了出来,像一条小水流沿着一双玉腿,滴落在木地板上。那冲击力撞得姬蒂晕头转向,几乎立足不稳!她双手抓住木桌,震得四条木脚格格作粛,她本想放声呻吟,尽情呼叫。却怕被其他住客听见,只好咬着自已的幼白玉指,苦苦忍受!她娇喘轻吟:「老伯啊!老伯、我不成了、噢……噢……我、我要死了、喔……喔……不成、真的不成了!」萨巴老伯嘿了一声:「我的情人啊!别再老伯、老伯的叫了,来、叫我丈夫吧!请你叫我亲亲好丈夫,可以吗?」

  姬蒂难为情:「噢!不成的!老伯、姬蒂已有丈夫,现在我已被你污辱了,不能再对不起他,请你、请你原谅吧!」

  萨巴老伯哼声:「啊!是吗?那算了!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妻子,那我也不能和你作爱了!」

  说完萨巴老伯把阳具拔出了一大半,只能下龟头在穴里转动!瞬间的空虚感,像把姬蒂的心脏也抽了出来!

  她哀叫:「喔!别、别这样!请你、请你别离开我的身体!你、你原谅姬蒂吧!我、我叫了,我的好丈夫!我的亲亲好丈夫!请你快进来吧!噢!我的心肝丈夫!请和你的妻子做爱吧!」

  萨巴老伯哈哈大笑,重新插了进去,不停在那娇嫩阴道进进出出,他弯下身来,胸膛贴在姬蒂的背上,嘴巴在她的耳边:「我的淫荡妻子啊!早知你是如此,一开始便该睡了你!让你早点快乐、满足!我的爱妻啊!丈夫已后必定不再让你寂寞、让你空虚,令你天天都知道做女人的快乐和美妙!」姬蒂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,身后还要承受那要命的冲击,她轻咬下唇:「啊……请你、请你别这样说我吧!我、我不是这样的、噢……是你、是你让我变成如此、如此、噢……噢……怎会这揦、舒服的!天啊!我喜欢做女人、做女人真好、真美妙!太快乐啦!喔……喔……」

  萨巴老伯毕竟年事已高,一轮剧烈运动,不禁气喘如牛,但又曾未完事,只好暂停下来,坐在床上:「对不起,我的爱妻!丈夫实在有点累,请让我休息一会吧!请等一下!很快我就可以再让你快乐。」姬蒂正乐不可支,忽然停了下来,心中虽万分不愿,但见萨巴老伯气喘吁吁、力尽筋疲,也实在不忍,便走了过去,在他脸上亲吻:「不要紧的,亲爱的丈夫!

  你如此努力的让妻子快乐,我还要谢谢你呢!噢!我的心肝丈夫,看你汗流满面,真是辛苦你了!唔、我替你抹掉吧。噢!可怜啊!我真不该呢!只顾自己快乐,你年纪这么大了,还要你如此劳累,真不好意思呢!」姬蒂一双玉手,轻抹掉萨巴老伯一张丑陋油脸上的汗上,还替他整理头发,更在他额上、脸上怜惜的亲吻着!令他心里无限的甜蜜!本来他只想得到这美丽少女的身体,但她竟是这般善良温柔!他此时已如新婚妻子般爱上了她,萨巴老伯双手绕住姬蒂的纤腰,把她搂抱在身上,伸出了肥厚的舌头,在她的耳垂、粉颈上,来回的舔吻着!

  萨巴老伯痴迷般:「我爱你!我真的好爱你呢!我美丽的妻子啊!你是的生命!你是我的天使!我已不能失去你!天啊!你就是我的一切!」姬蒂甜甜的笑着,玉手轻抚他肥胖的项背,吻着他花白的发丝:「我也爱你!

  我的亲亲好丈夫!你真的让妻子好快乐呢!谢谢你啊!妻子现在觉得新丈夫好帅、好威风啊!你真是了不起呢!我的心肝宝贝!」二人相视而笑,萨巴老伯掠开她额前金黄色的秀发:「我的爱妻啊!丈夫休息够了,来吧、继续吧!丈夫等不及要进入小妻子的身体里了!」姬蒂亲亲他的鼻尖:「我的好丈夫真棒!这么快就回覆体力了,妻子好高兴呢!但别再累坏了,妻子会很心痛呢!嘻、这样吧,让妻子坐在丈夫身上,那妻子也可出一半的力,别再让我的心肝丈夫太劳累!又能令大家也一起快乐呢!怎样?妻子的想法好不好啊?亲亲丈夫!」

  萨巴老伯把她紧紧搂在怀里:「当然好啊!宝贝爱妻!你真好呢!真是体贴!

  丈夫爱死你了!小天使!那还等什么?快坐上来啊!丈夫随时准备好啦!」萨巴老伯引令着她慢慢跨坐在自已身上,姬蒂也扶住他的阳具轻轻的送进自已的身体!萨巴老伯抱着这幼嫩欲滴、雪白无瑕、香气扑鼻的娇躯,瞧着那天真美艳的脸容!真的魂销魄散、神魂颠倒!姬蒂贴着他的脸半张朱唇,娇呼呻吟、呵气如兰!萨巴老伯忙大嘴一张,封住了她的香唇!

  本来萨巴老伯黄澄澄的牙齿,恶臭非常的口气,实在让人恶心之极!但此刻姬蒂竟有如吃着糖果的小孩,细细品尝他的肥舌!他们二人深情热吻,舌头纠缠绕动,互相吞吐唾液!姬蒂娇躯在他的撞击中,上下摆动,一双丰满雪白美乳,不住左右晃来荡去!煞是好看!

  萨巴老伯放开了口,用力含着发硬了的乳头,并用粗大的舌头在姬蒂的乳晕上灵活地来回打圈。

  姬蒂娇呼不已:「丈夫、我的好丈夫啊!妻子、妻子受不了!噢……噢……不成了、妻子不成了啊!喔……喔……太快活了!」姬蒂真真正正感受到性高潮,到达了高潮的她,阴精泄出烫在萨巴老伯的龟头上!

  他大叫:「呀!丈夫、丈夫也不行了!妻子啊!丈夫的精液全给你啦!」阴茎这时竟像又涨大了,姬蒂感无比的舒适和快感!她满足呼叫:「给我吧!

  请丈夫把精液,射在妻子的子宫里啊!噢……这、这么多!好烫啊!噢……妻子的子宫要溶化了!」

  萨巴老伯累积多年精华,全射进了姬蒂体内,而且数量惊人!竟射半分钟之久!萨巴老伯和姬蒂二人同深深呼了口气,双软倒在床上,姬蒂伏在他身上,头埋他的颈项间,娇吁连连!

  萨巴老伯粗轻扫她的玉背,叹口气:「天啊!刚才的做爱真美妙!对吗?我的爱妻!」

  姬蒂点点头:「对呢!太美妙、太精采了!请让我再次谢谢你!谢谢你让我知道做女人是多么的快乐、多么的幸福!唉!我丈夫离开太久了,我也需要男人的慰藉!你是那么的健壮,所以我也愿意当你的情人、情妇!在只有我俩时,你才可叫我宝贝、叫我妻子,我也会叫你心肝、叫你丈夫!但若有旁人在,我就叫回你做房东和萨巴老伯,你也要叫我莱莉小姐啊!好么?」萨巴老伯轻揉她的丰满美乳:「当然!这很合理!爱妻请让我再吻吻你吧!」姬蒂甜美一笑,送上香唇,二人又再亲吻。好一会,姬蒂推一推他:「丈夫啊!对不起呢!我女儿快要醒来,请让我回去吧!」萨巴老伯依依不舍、万不情愿:「啊!要走啦?真舍不得我的爱妻啊!我会很想念你呢!」

  姬蒂呵呵娇笑,敲一下他的额头:「傻瓜!我就住在旁边,想念什么?别这样呀!将来要亲热的时间可多着呢!嘻、讨厌!别摸啦!亲亲丈夫请让妻子穿上衣服吧!哎哟…好啦!好啦!就让你再啜一会乳头吧!唔…真是的!像小孩一样!

  好讨厌!够了没有?如果你喜欢,我以后喂完女儿,再来喂你吧!」萨巴老伯老大不愿吐出口中乳头:「真的吗?你可不准骗我!那我以后不喝牛奶,只喝你的奶啊!」

  姬蒂瞟了他一眼,没好气:「随便你啊!就怕我的奶水不够你喝!哎呀!还抱着我干什么!缠死人了!」

  萨巴老伯嘻皮笑脸:「妻子啊!丈夫太久没吃奶了!你就让我再吸啜多一会吧!一阵子就好,求求你!」

  姬蒂全没办法,也见他可怜:「唉!怕了你啦!快吃吧!真气人!唔…嘻、讨厌!别弄怪声啦!哎哟!怎么舔到乳沟里去了?嘻、嘻、痒死了!别胡闹!别乱舔!啜乳头啦!再乱来不让你吃啊!」

  萨巴老伯也笑:「不关我的事啊!谁叫妻子这双乳房如此美、如此香软!当然要整个舔啊!」

  姬蒂吃吃嘺笑:「你还要这样!嘻…嘻、哎哟!好了吧?两个都舔过了啦!

  来,乖乖的,放口吧!噢!你看!湿答答的,恶心死了!衣服给我啦!」萨巴老伯眯着眼睛:「妻子!妻子呀!好妻子啊!我的宝贝妻子!」姬蒂抹好身体,穿上衣服:「哎呀!烦死啦!好丈夫、别这样!我也舍不得离开你!这样吧!今晚我哄过女儿,就过来陪你睡好么?」萨巴老伯高兴:「好啊!不过是我过来好么?我想睡在你香喷喷、暖烘烘的床上!」

  姬蒂红了脸:「讨厌!坏主意真多!好吧!晚上我把油灯熄了,你就过来吧!

  可要小心点别给人看见了!」

  萨巴老伯又亲又吻、搂搂抱抱,纠缠了好一会,才肯放走姬蒂!

  【完】